-

雖說霍靈珊敗了,可比她畢竟隻有靈台八重境的修為,默哥可是靈台九重大圓滿的強者啊!

然而隻有沈默心裡清楚,即便是自己,也絕非江羽的對手。

霍靈珊有辦法瓦解江羽的天外星河,可他沈默冇有。

當聽到沈家人雜亂的聲音之後,霍靈珊驚駭的站了起來。

江羽冇有立即離開,而是扛著玄玉床走向了她。

“你......你怎麼可能還活著!”

霍靈珊的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莫說他一個靈台七重境了,就算靈台九重大圓滿的修者,也決不能在她亂空錯下存活下來!

江羽走向了她,淡淡說道:“你的空間秘法的確厲害,但在你被炸飛的那一刻,你靈氣變得紊亂,術也不穩定,我就是趁著這個時機逃脫的。

說著,他看了眼霍靈珊的傷口,小腹的血洞已經癒合了大半。

“雖然你的傷勢恢複得很快,但現在已經冇有與我一戰之力,所以......你輸了。

霍靈珊踉蹌倒退兩步。

“這不可能,這怎麼可能。

她接受不了這個現實。

江羽道:“你的亂空錯很厲害,如果再練兩年,爐火純青之後我想即便遭受重擊也能很好的維持,但可惜了......”

可惜她現在做不到。

更可惜的是,她再練兩年,江羽也會進步,她依然不會是江羽的對手。

江羽拍了拍肩上的玄玉床,道:“這是咱們事先定好的賭注,你現在輸了,那麼玄玉床,我就帶走了。

江羽轉身,大步流星走去。

贏下玄玉台,他冇有任何心理負擔。

一來這東西本就是屬於他和楚白虹以及無良道士三人,二來也是霍靈珊覬覦他的玄玉台在先,主動發起了挑戰。

霍靈珊身體一軟癱坐在地,看著江羽的背影,神色暗淡。

她其實並不在乎那玄玉床,但這次輸給江羽,對她是一次嚴重的打擊!

她作為靈虛宗掌教之女,天賦異稟驚才豔豔,出世以來未逢敵手。

以她現在的修為,宗門裡多少靈台九重大圓滿的高手都敗給了她。

她從未想過,有一天她會輸給一個修為比自己低的人。

這是她人生中的一次滑鐵盧。

讓她難以接受。

沈家人紛紛散開,給江羽讓出了一條道。

雖然一個個心有不甘,卻也隻能忍著。

就算沈默不發話,也冇人敢再次挑戰江羽。

人家這一次可是光明正大的答應了靈台八重境的霍靈珊!

沈家年輕一代,除了沈默還有誰有這種本事?

待江羽消失在儘頭之後,沈家人紛紛圍著沈默,不甘心的說道:“默哥,你為什麼不挑戰他拿回我們的玄玉台和尊嚴啊!”

“尊嚴?”沈默冷冷道,“你們認為輸給一個靈台七重境的人很丟臉嗎?”

撂下一句話,沈默拂袖而去。

沈家人被噎得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是啊,連霍靈珊都不是他的對手,我們輸給他不是正常的嗎?

最後,沈慶之說了一句讓沈家人全都沉默的話。

“其實......默哥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