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嚴啟華也看到了自家的師兄弟,一個個被繩子綁著,要多慘有多慘。

他瞬間就知道上當了!

就在他想要轉身逃走時,一塊石子從林間飛出,宛如子彈一般。

咻......砰!

破空聲響起,石子以極快的速度集中了嚴啟華右腿的膝蓋。

哢擦!

強烈的衝擊力瞬間打碎了他的膝蓋骨,嚴啟華撲通一聲半跪在地,嘴裡發出痛苦的哀嚎。

此時,王天戒才慢慢的走了出來,映入嚴啟華的眼簾之中。

“放冷箭的傢夥,你總算落到我的手裡了。

嚴啟華嚇得渾身都在哆嗦。

他修為本來就不高,為了邀功才暗中放冷箭,要他與王天戒正麵對抗,十個他都不夠看!

王天戒手裡還拿著兩個小石子,在手上拋著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,上次是我不對,王少爺,你......你放過我吧。

“放過你?你問問我身後的族人答不答應!”

說罷,王天戒手中兩顆石子飛出,一顆打在嚴啟華左腿膝蓋,一顆從嚴啟華擋下飛過。

撲通!

嚴啟華徹底跪在了地上,嚇得臉都綠了。

他隻覺得擋下一股涼風掠過,雙股戰戰差點冇尿出來!

就差那麼一兩寸,他的小兄弟就保不住了!

王天戒薅住嚴啟華的衣領,直接拋向了半空中,旋即他縱身跳躍而起,一記掃腿把嚴啟華踢飛出去。

“羽哥,接著!”

王天戒大喊一聲,叢林間一道身影登空而起,看得一眾人等驚呼連連。

“禦空飛行?他......他難道是神魂境的高手?”

“不可能,封靖說過他隻有靈台四重境的修為!”

“莫非是在扮豬吃虎?”

“不會,此次曆練三方早已約定好,神魂境修者不得參與!”

“你們看清楚了,那隻是一門身法,隻是能夠支撐他短暫騰空而已。

“短暫?一點也不短吧?”

江羽登空並冇有說滯留片刻便掉落下去,他不斷邁步,轉瞬出現在橫飛出去的嚴啟華身後,然後猛地一腳踢過去。

砰!

伴隨著一道慘呼聲,嚴啟華又飛向了王天戒那邊。

呼......砰!

啊......砰!

嚴啟華儼然被當成了一個皮球,被江羽和王天戒在半空中踢來踢去。

道一教的人怒不可遏,紛紛叱道:“王天戒你太過分了,如此戲耍我道一教弟子,塗師兄和封師兄絕不會輕饒你!”

“都給我閉嘴,還想捱揍嗎?”

守著他們的王家人疾聲訓斥,一幫人頓時焉了。

嚴啟華慘叫連連,被踢的全身骨頭都碎裂了,身上青一塊紫一塊,腦袋腫的像是豬頭。

忽地,他看見遠方有兩道熟悉的聲音出現,頓即拚儘最後的力氣呼喊道:“塗師兄,封師兄,救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