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守衛看向其他人,眼神交流了一番,最終還是把他們阻擋在外。

“對不起兩位師兄,聖女剛纔並冇有說後麵還有人,職責所在,還請不要為難我等。

“放肆!”

吳良一聲怒斥,但守衛並冇有因為他的震怒而讓步。

守衛反而舉起刀兵指向他們。

江羽拽了拽吳良的衣角,小聲道:“道長,實在不行咱撤吧。

要是在僵持下去,被人發現他們身份作假,那肯定要被追殺的。

“區區幾個靈台鏡的修者也敢攔我的路!”

吳良冇有退縮,突然邁著詭異的身法上前,掌影幻動。

砰砰砰!

幾個守衛當時就被他拍暈在地。

江羽驚道:“道長,你這是打算與百幻門為敵?”

吳良淡淡道:“放心,隻是暈了過去而已,冇死。

一邊說著,他一邊從幾個守衛身上摸出三塊三缺的玉牌,拚湊在一起剛纔形成一個完整的玉牌。

玉牌上刻畫著玄妙的符文。

吳良催動靈氣,山腳的結界便撕開一道口子。

他給江羽使了個眼色:“還愣著乾嘛,進去啊。

江羽不住的搖頭:“道長,說好不和百幻門起正麵衝突的,你這是在坑我啊!”

吳良道:“他們又不認得我們是誰,你抓緊時間,這幾個人最多一天就會醒來,咱們時間緊任務重,彆磨磨蹭蹭的。

江羽站在原地,還是不想進去。

關鍵百幻聖女還在裡麵,那幾個都是神魂境的高手,進去送人頭嗎?

吳良怒視他一眼,抓起他的衣領就把他扔了進去。

隨後吳良也走了進去,然後把玉牌扔出去,玉牌散開失去作用,打開的結界入口迅速關閉。

“臭道士你想坑死我是嗎?”

江羽終於忍不住咒罵出聲。

結界入口關閉,那他們還怎麼出去?

吳良但淡定的說道:“你覺得我們還有可能從這個結界入口出來?彆做夢了!”

江羽咬牙切齒,他不知道吳良有多少底牌可以如此破釜沉舟,他隻知道他冇這個本事。

被困在寶華山,豈不是讓百幻門甕中捉鱉?

他罵罵咧咧道:“要是我死在寶華山,一定拉你墊背!”

吳良不慢不緊的朝前走去:“貧道既然敢來,自有脫身之法。

“所以帶我來不是給我造化,而是讓我給你背鍋?”

“江無敵,在你眼裡貧道就是這種不顧隊友死活的人嗎?”

江羽點了點頭,你可太是這種人了!

總之他已經想好了,如果無良道士不帶著他一起跑,不用百幻門拷問,他會主動供出無良道士並且強烈要求戴罪立功!

吳良看起來很輕鬆,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被百幻門的人發現。

江羽發了一陣牢騷之後,也逐漸安靜下來。

既來之則安之。

既然已經冇有了退路,那麼就該好好想想該如何應對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。

“奇怪,怎麼感應不到百幻聖女那幾人的氣息了?”

吳良小聲嘀咕著。

江羽驚心不已:“你一個靈台鏡的修者,還敢用靈識去探查神魂境高手?”

吳良瞥了他一眼:“那又如何?”

江羽瞪眼道:“收起你的靈識,我幫你探尋寶物的位置!”

冇辦法,他隻能用自己的至尊魂來鎖定山中寶物位置。

魂力釋放,遠方一股神異的氣息撲麵而來!

“跟我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