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人回頭看了眼女孩,道:“小姐,六千萬已經是我們的預算極限,反正你練習陣法構建也不一定非要玄玉台,不如......”

女孩蹭的一下站起來,盯著江羽說道:“就是他一直在跟我爭搶?”

老人道:“或許他很需要玄玉台。

女孩,一把奪過話筒,喊道:“七千萬。

說罷,她轉過頭對老人說道:“我雖然不是很需要,但我不在乎錢。

老人為難道:“小姐,掌門對我們的開銷有限製,如果在這裡浪費太多錢的話,我想我們就得提前返程了。

女孩並不搭茬,隻是死死的盯著江羽。

她眼睜睜看著江羽舉牌喊出了七千一百萬,一雙拳頭都快攥碎了。

她回頭對那個青年說道:“莫涼,你說他是不是托?”

的確,江羽這種每次都隻加最低價的,才更像是托。

莫涼冇說話,他默默的起身,走出包廂,來到大廳,找到了江羽。

此刻,女孩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八千萬!”

江羽都氣炸了!

這特麼的,當托也不要太過分好吧!

其實如果是正常競拍,是遠遠達不到八千萬價格的,因為競拍者都不是傻子,心裡都有一個極限價格。

七號包廂的極限價格是六千萬,但因為女孩的任性,所以纔不停的往上加。

至於江羽......

如果換做個人,他早就放棄競拍了。

但他是在幫楚白虹的忙,因為對於楚白虹來說,玄玉台很重要,多少錢也得買。

於是兩個人互不相讓,把價格抬高到了一個不可能的地步。

因此兩個人都覺得對方纔是托。

七號包廂的女孩盯著江羽,攥緊了拳頭,那眼神好像在說,你要是再敢加價我就掐死你!

江羽也同樣盯著她,不過因為玻璃的阻隔,他看不到女孩。

那眼神,彷彿在說你要是再加價我就打碎你的玻璃!

於是立刻舉牌。

但是!

不等江羽加價,他就被一隻強有力的人給摁住了。

他一回頭,莫涼那冰冷的臉龐映入他的眼簾。

江羽心中一凜,感受到了一種威脅。

這個人很強,即便不用靈識探查都能感受到!

不過......他這是什麼意思?

莫涼湊到他耳邊,低聲說道:“差不多可以了,就當是給我一個麵子。

江羽心說你誰啊,憑什麼要我給你麵子!

他努力的讓自己保持鎮定,問道:“未請教?”

莫涼淡淡道:“靈虛宗護法,莫涼。

江羽心中頓時咯噔一下,餘光不由瞥向七號包廂。

原來是靈虛宗的人,難怪這麼財大氣粗!

他幾經思量,還是壓住了加價的衝動。

雖然楚白虹下了死命令,可江羽覺得和靈虛宗鬥並不是一件好事。

而且,楚白虹個人的財力,如何與一個龐大的宗門鬥?

鬥不過的!

反正最後的結果都是競拍失敗,那為什麼還要與靈虛宗為敵呢?

因為江羽舉牌又放下,拍賣師便詢問道:“這位先生,還要繼續加價嗎?”

江羽看了眼莫涼,最後搖了搖頭。

於是乎,玄玉台便以八千萬的價格被靈虛宗那個女孩競拍成功。

莫涼滿意的點點頭,臨走時對江羽說道:“我知道這種方式有些不光彩,我們會給予你一定的補償,拍賣行結束後,你可以來七號包廂找我們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