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瘋丫頭說殺人的時候,表情很認真。

她冇有開玩笑,她心裡是真的這麼想的!

江羽直接一個好傢夥,總有刁民想害朕!

他不敢和瘋丫頭透露自己的身份,於是苦口婆心道:“瘋丫頭,你這種想法是不對滴!”

瘋丫頭歪著腦袋:“怎麼不對了?”

江羽道:“你想想看,你姐姐的那個未婚夫人家有什麼錯,婚約是長輩定下的,和他有什麼關係?”

瘋丫頭翻了個白眼。

江羽繼續說道:“說不定你的那個未來姐夫還是一個玉樹臨風的翩翩少年,是英雄與俠義的化身,你動不動就要殺了人家,你心裡過意得去嗎?”

瘋丫頭撇嘴道:“我又不認識他,有什麼過意不去的?”

“呃......萬一你認識呢?”

“認識最好!他要是認識我,最好乖乖把婚書交出來,還我姐姐自由!”

江羽頓時一喜:“我也是這麼認為的!”

要是瘋丫頭有這種想法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
瘋丫頭突然看著他,露出壞笑道:“你好像很心急誒,不過沒關係,有冇有婚書在,我都是支援你和我姐姐的,但有一點你得聽好,你要是敢欺騙我姐姐的感情的話,我保證你的下場比沈星移更慘!”

江羽頓時汗毛豎起,遇見這麼個不乾人事兒的人也是痛苦。

我求求你做個人吧!

最後江羽找藉口說累了把瘋丫頭支開,跟她在一起總有一種後背發涼的感覺。

白映雪去找她母親,一下午都冇回來,直等到夜幕降臨她纔出現。

她給江羽帶了些吃的來。

“我已經和我孃親說過了,娘說明天讓你去見我爹,她會在旁幫你說幾句話的。

白映雪把飯菜都放在桌上,又道,“爹還不知道你來了,所以我今天不能讓你在家裡吃,委屈你了。

“不委屈不委屈,飯菜很豐盛嘛!”

白映雪帶了五菜一湯,對於江羽來說足夠了。

吃不吃飯都無所謂,關鍵是要活著回去。

江羽剛動筷子,瘋丫頭就提著酒進來了。

她麵露古怪的神色,悠悠道:“你倆偷偷摸摸約會呐?”

白映雪橫了她一眼:“小小年紀腦袋裡都裝的是什麼呀你!”

瘋丫頭一挺胸:“姐姐,我可不小了!”

江羽瞄了她一眼,表示很認同。

瘋丫頭瞬間遞過來一道犀利的眼神:“眼睛往哪兒看呐,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!”

白映雪皺眉道:“女孩子家家的,動不動就要挖人家眼珠子,你這樣以後怎麼嫁得出去!”

瘋丫頭道:“將來還有家主的位置等我繼承,我肯定不會嫁出去啦!”

江羽心中腹誹,這可不是你想不想嫁出去的事,而是有冇有敢娶你的問題!

瘋丫頭長相挺清純,隻可惜不是個啞巴。

她要是不說話,估計會有不少追求者。

“懶得跟你爭辯!”

白映雪氣呼呼的扭頭,準備離開,江羽立刻投過去一個無助的眼神。

彆走啊大小姐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