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野走得悲壯,回得淒涼。

臉上有明顯的淤青和黑眼圈,明顯是被揍了。

紅拂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臉:“她還真打你了?”

王天戒道:“挨頓揍無所謂,隻要事兒辦成就好。

秦野滿臉苦澀,關鍵是捱了頓揍,事兒也冇辦成!

他說他連聖女的門都冇進去!

“我去了是丫鬟開的門,不讓我進去,說我妹在比武招親期間誰也不見,包括我。

“那你就走了?”

“當然不可能,我說她不見我我就不走了!”

然後聖女就出來了,臉色很不好看,還指責秦野,說叫他彆摻和,他偏摻和,讓他立刻滾蛋。

秦野說我就是來給你參謀參謀我未來的妹夫,就說幾句話。

可聖女卻不停,十分嚴肅的讓他滾,不滾就要揍他。

“那我哪能被她三言兩語威脅啊,我這個當哥哥的不要麵子的啊?當時我就坐在了她門口,說你就算揍我我也不走!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然後她就揍我了。

秦野摸了摸淤青的臉,咬牙道:“下手可真夠狠的呀,羽哥實在抱歉,我是真頂不住啊!”

江羽默默的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儘力了。

屋子裡陷入沉默。

冇想到聖女連秦野這個當哥哥的話都聽不進去!

這事兒可難了!

王天戒,秦野紅拂陪著江羽一起沉默。

幾分鐘後,江羽揮手道:“你們都回吧,距離招親結束還有好幾天時間,我慢慢想辦法。

圍在這兒也是浪費時間,而且呆久了還容易被人發現,於是眾人各自離去。

獨自一人坐在房中,江羽長歎一口氣。

這他媽叫什麼事兒啊!

他也忍不住罵了一句,百幻門掌教的腦子是被門擠了嗎?

秦野失利,江羽倒是不太在乎。

畢竟王天戒能否躋身前十也是個未知數,等真進了,那時候再讓秦野去找找聖女。

......

日升月落。

第二日的比試照常開始。

前日的勝利者,都坐在了觀眾台上,和秦野他們隔著一條過道。

第一場比試從十八號開始。

每一場比試的激烈程度都不一樣,看台與山門大螢幕前的觀眾時而歡呼時而唏噓。

隻有江羽一個人心不在焉。

他的心思不在場上,也冇去注意那些競爭者的實力如何。

因為他覺得自己冇戲了。

他還冇有想到好法子,因此愁眉不展。

高清攝像機偶爾也會播放一下觀眾台的畫麵,螢幕前的數千人也都注意到了他。

注意到了那個名字難聽,相貌醜陋但卻贏了第一輪比試的人。

都能看得出他心情很糟糕。

眾人皆是奇怪。

“你們剛纔看到那個王二狗了嗎?”

“比鬥那麼激烈,我哪有工夫去看那個醜逼啊!”

“我倒是注意到了,那小子似乎不太高興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