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驚疑不定,老頭子怎麼會在這裡。

老頭子麵對著他,揹負雙手,但臉龐在茫茫空間裡卻有些看不真切。

“你這小子,平日裡要你好好修行你不乾,現在好了,連顆子彈都擋不住,我玄天門的臉都被你丟儘了!”

“老頭,這可怪不了我啊,對方突然偷襲,還連開幾槍,我哪兒躲得開啊!”

“學藝不精就彆找藉口!”

“得了吧,反正我都死了,說這些還有什麼用?”

“誰說你死了?”

“我冇死?那這是哪裡?我明明記得我在伯岐山寒波洞裡。

說完,他突然感覺到一股燥熱,彷彿能清晰的感受到身體裡血液的流動速度。

他低頭一看,發現自己的肉骨都變得晶瑩如玉,血液和血管宛如赤紅瑪瑙,血液的快速流動,讓他幾乎要沸騰起來。

“老頭,我難受,幫幫我!”

江羽倒在地上,身體彷彿燃燒起來一般痛苦。

老頭就站在他旁邊,悠悠說道:“痛苦就對了,從武道巔峰邁出這一步,誰不痛苦?等你骨血再生,以後就不怕那些普通子彈了。

“骨血再生?老頭,你是說我抵達另外一個境界了?”

“冇錯,骨血境。

從今往後,你就不再是練武的了,你正式成為我們修仙人士的一員了。

練武是強身健體,而修仙,則是謀求長生了。

骨血再生是第一個境界,接下來的每個境界,都將會讓身體產生一次蛻變,會擁有超乎想象的能力。

老頭子以前跟他說過,但江羽一直覺得他是在吹牛皮。

“不對啊老頭!”江羽忍著疼痛詢問道,“你不是在誑我吧,你先告訴我這到底是哪裡?”

冇人迴應他。

江羽再一抬頭,哪兒還有老頭子身影。

他自嘲一笑:“臨死前的幻覺嗎?”

可如果是幻覺,那自身的痛苦為什麼會那樣真實?

寒波洞裡,寒玉床上,江羽的身體也在發生變化,他體表在綻放瑩瑩光。

進洞快兩天了,溫扶搖早已醒來。

她本打算殉情,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這裡,她發現了江羽,江羽還有呼吸。

於是她就守在一旁,等江羽什麼時候嚥氣了,她再自儘。

此時她也發現了江羽身上的變化,瑩瑩光下,江羽的皮膚變得晶瑩如玉,連她都羨慕不已。

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顯得有些驚慌失措。

因為她不知道這是好是壞。

她隻能默默的祈禱著。

這個過程持續了一天半,溫扶搖早已餓的有氣無力,靠在寒波洞的牆壁上,遠遠的盯著江羽。

她不敢太靠近寒玉床,太冷了。

她很絕望,她不知道江羽還要昏睡多久,再這麼下去,她會被凍死,會被餓死。

時間一點點過去,溫扶搖終究還是冇撐住,餓的昏迷過去。

當江羽醒來之後,他覺得自己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,他撕開身上的紗布,子彈留下的傷口早已癒合,而且冇有一點疤痕。

他握了握拳頭,隻覺得自己有無窮無儘的力量。

而且五感更靈敏了,曾經感知不到的東西,現在也捕捉得一清二楚。

這就是骨血境嗎?

死而複生的感覺,真好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