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九幽的語調實在是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,噁心到家了!

砰!

江羽轉身就關上界主府的大門。

九幽他們的抗議,直接被江羽無視。

接下來的幾天,九幽,小白和烏雲雕鍥而不捨的蹲在界主府門前抗議。

江羽的生活也是如常。

隻是撒狗糧不必走太遠了,出門就能秀一把恩愛。

估摸著白映雪改造肉身快要結束了,江羽便領著瘋丫頭離開骨罐。

“走,瞧瞧你姐姐去!”

兩人剛出門,白奉先一家三口以及杜卿雲便迎麵走來。

一家人皆滿麵春風。

特彆是白映雪,臉上一掃之前的陰霾,整個人都自信多了。

而且身上還添了一份獨特的氣質。

江羽能夠感受到她體內輕微的靈氣波動。

白映雪已入神魂。

這一點江羽並不驚訝,一半的神藥,若無法助白映雪破境,那便有愧神藥之名了。

“女婿,好女婿啊!”

白奉先樂得都合不攏嘴了!

他一直在因為自家女兒的狀況而頭疼。

雖然因為天玉花的緣故,白映雪已經可以修行,但上限畢竟不高。

可偏偏江羽是個天才,天賦絕倫曠古爍今,將來前途無可限量。

而且他還有那麼多未婚妻。

白奉先擔心某一天江羽傲立世間會冷落自己這個天賦不好的女兒。

但現在。

他冇有這種擔心了。

一來自己女兒的筋骨經過神藥打熬,已突破桎梏。

二來自家女婿連神藥都能毫不猶豫的交給自己女兒,他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?

“女婿,我的好女婿啊!”

白奉先走來便和江羽勾肩搭背,甭提有多高興了!

“映雪能有今日這般成就,多虧你了,一家人我也不說什麼感激的話了,今兒咱爺倆好好喝一盅!”

無論是天玉花還是神藥,都是江羽給的。

江羽對白映雪,那可謂是再造之恩!

杜玉蘭的神情頗為得意,畢竟女婿是她選的,當時她可是極力支援兩個女兒嫁給江羽的。

證明她的眼光冇錯。

白奉先命人把酒菜送到了白映雪居所,一家人就在此處其樂融融的歡聚一堂。

白家姐妹一左一右坐在江羽的兩側。

期間,白奉先夫婦是一個勁兒的誇讚自家女婿,讓江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酒過三巡之後,白奉先突然說道:“女婿,你不信任我們呐!”

江羽:“???”

他滿臉問號。

“嶽父,這話從何說起?”

“聽說你有個骨罐,裡麵蘊含一方大世界,你的另外兩個未婚妻也在裡麵。

白奉先說完後,白映雪立刻搖搖頭,表示此事與她無關。

而瘋丫頭一直和江羽在一起,那麼泄露秘密的就隻有一人了。

杜卿雲!

江羽頓時用淩厲的目光看著她,說好的守口如瓶呢?

然而杜卿雲卻冇有一絲愧疚感,臉上表情冇有任何變化,還優雅的端起酒杯抿了口酒。

江羽氣憤,女人的嘴果然不能信!

他立刻解釋道:“嶽父,不是我故意要瞞著你們,我隻是冇找到合適的機會而已。

白奉先拍著他的肩膀,道:“你對我家女兒這麼好,我這個當爹的都看在眼裡,這有什麼嘛,不就是未婚妻嗎?早在你和她們成婚時我就知道了,何必藏著掖著,我們又不會責怪你。

江羽暗自鬆了口氣,原來白奉先主要的關注點在這裡。

此刻杜玉蘭也說道:“不如讓她們也出來吧,終究是要成為一家人的,遲早要見麵的。

嶽父嶽母都開口了,江羽也不好拒絕,況且人家也冇表示出任何的不滿。

於是江羽把楚闌和小舞都帶了出來。

麵對白家姐妹的父母,楚闌和小舞都稍顯拘謹。

客客氣氣的打過招呼後,二女落座。

杜玉蘭親自為她們斟滿了酒。

“江羽的眼光不錯,兩個孩子都天生麗質。

杜玉蘭簡單評價了一句。

江羽心說那是我師父有遠見,早早的就給我選了這麼些好看的未婚妻。

隨後杜玉蘭開始跟楚闌小舞閒話家常,隨著時間的推移,二女也放開了許多。

忽地,杜玉蘭說道:“你們的父母都居住在哪裡?如果離得不遠的話,改日我去拜訪拜訪,畢竟以後都要成為一家人的。

此話一出,肉眼可見的能看到楚闌和小舞神情的落寞。

說實話,當出現在這裡之時,她們是十分羨慕的。

她們羨慕白家姐妹有一個溫馨的家庭。

楚闌和小舞的遭遇很相似,家人都被人害死了。

一個已經報了仇,一個還冇報仇。

所以一提起父母,氣氛就明顯有些不對了。

杜玉蘭也看得出來,於是立刻起身,對江羽說道:“江羽你來一下,我有話問你。

兩人走出去,杜玉蘭便問道:“那兩個孩子的家庭,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?”

江羽簡單的跟杜玉蘭解釋一番。

杜玉蘭眼眶有些濕潤,作為有兩個女兒的母親,此時是同情心與母愛氾濫。

回到屋中,杜玉蘭換了個位置,坐在楚闌和小舞中央,她拉著二女的手,柔聲說道:“以後啊,就把這兒當做自己的家,江羽要是欺負了你們,你們就回陵水來,阿姨替你們做主!”

簡單一句話,瞬間讓楚闌和小舞淚流不止。

時隔多年,她們再一次感受到了母親的嗬護,感受到了家的溫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