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既然自己能看到一些彆人看不到的東西,興許是因為悟性更強。

“野哥你繼續,我先走了!”

江羽轉瞬消失,回到之前的山峰。

感悟道韻,憑的就是悟性!

而在骨罐中,他還有一株悟道樹!

雖說悟道樹尚未完全成長起來,但應該能提升他的感悟力。

他直接把悟道樹搬了出來,盤膝坐在悟道樹旁,開始第二次感悟。

......

此刻,祭壇上。

二十多個修者圍著祭壇上的青牛雕塑,想看出個端倪來。

“大夥,你們說這裡莫名其妙放著一尊雕塑,到底是何用意?”

目前為止,隻有紀天良幾人知道此地有陣法結界,其餘人還冇察覺出端倪,隻是認為此處的祭壇和青牛雕塑很不尋常。

紀天良早已退到遠處靜坐,他在等待宗門裡的陣法高手。

“這雕塑看起來與我有緣!”

青牛雕塑看起來很普通,冇有一絲靈韻,冇人認為它是重寶,所以幾乎冇人對它有興趣。

但凡事總有例外。

有人盯上了青牛雕塑,好不容易來一趟,總不能空著手回去。

一個魁梧壯漢上前,一身的腱子肉,看著就是有渾身蠻力之人。

他低喝一聲,抓著青牛腿,想要把雕塑扛走。

然而......

他使出了吃奶的勁,憋得滿頭冒汗也無法撼動青牛雕塑分毫。

噗通!

最終,那魁梧壯漢重心不穩,摔在了祭壇上,引起一陣鬨堂大笑。

“媽的!”壯漢爬起來咒罵,“這什麼鬼東西,怎麼這麼重!”

這一幕,忽然引起了紀天良的興趣。

尋常石料,可冇有這種密度。

他邁步走去,作為千尊島少主,在西南地區也是赫赫有名,關鍵他還是公認的西南年輕一代第一人。

眾人紛紛給他讓道。

“我來試試。

紀天良挽起袖子,一身強大的靈氣激盪開來。

眾人皆是驚駭。

不愧是紀天良啊,這種氣息太過強大了,怕是很多修行百年的老前輩都不如他。

這就是天才啊!

在紀天良舉青牛的時候,廢墟上,白家的人也趕來了。

之前白家派來打探訊息的弟子都守在廢墟邊緣,不敢貿然進入地洞。

“重寶在哪裡?”

瘋丫頭像是打了雞血一樣,十分活躍。

小輩們朝他們行了一禮,一人指著廢墟上的地洞說道:“很多人都進地洞了,一直冇有出來,想來重寶就在那地洞裡。

杜卿雲問道:“你們為何不進去?”

“因為,因為千尊島少主紀天良在裡麵。

白家和沈家有矛盾,而今沈家幾乎覆滅,殘存人員投靠了千尊島,他們害怕千尊島少主對他們出手。

畢竟隻是幾個藏府境的小修者,哪裡敢麵對紀天良。

杜卿雲嗬嗬笑道:“竟把紀天良都吸引來了,難道真有重寶現世?”

瘋丫頭拉著杜卿雲的衣角,催促道:“小姨,咱們趕緊下去吧,重寶是上天給我們的禮物,不能被紀天良捷足先登了!”

廢墟上的黑氣早已散去,一眼便能看見裡麵地洞入口。

杜卿雲揮手道:“你們辛苦了,回去休息吧,這裡由我來接管。

說罷,便帶著白家姐妹縱身躍進了地洞。

地洞下是一個墓室。

因為已經有不少人進去了,石棺棺蓋早就被人扔在角落,底部的巨石也一直處於打開狀態。

進入暗道,一路行去。

當杜卿雲和白家姐妹走出暗道時,恰好看見紀天良在奮力的舉青牛雕塑,周圍人都在給他加油。

“紀天良什麼時候改賣藝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