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羽凝眉,他要專心攻擊骷髏塔,王元熙一個人對付二十萬骷髏大軍,也的確太為難他。

他緩緩:“元熙,如果再給你找幾個神魂境的幫手,能擋得住骷髏大軍嗎?”

王元熙沉吟片刻,道:“至少還需要三個厲害的幫人,這樣我們就能夠封鎖東南西北四個方向,給你爭取時間。

“好,你且等著,我去叫人!”

他瞬間將骨罐握在手中,分出一縷神魂進入骨罐世界。

王元熙肯捨命陪他來就小舞,江羽還有什麼可隱瞞的?

一切秘密,都能讓她知曉。

但王元熙在第一時間並不知道江羽打算做什麼。

骨罐世界內一片安詳。

九幽蟒躺在大草原上睡懶覺,小白在山中伐木,彩蝶在進行木材切割工作,大黑圍著彩蝶轉悠。

楚闌端坐於木屋小院裡的石碑前,在靜心參悟石碑。

三眼金蟾趴在院子門前,嘴裡發出咕咕的叫聲。

忽地,江羽的身影出現在木屋上空。

雖然隻是一道神魂,但與他締結靈魂契約的彩蝶,九幽蟒,三眼金蟾以及白玉神猿都有所感應,紛紛抬頭看著他。

江羽高聲喊道:“諸位,我現在需要你們的幫助!”

九幽蟒撇嘴道:“又讓我出去幫你乾架?這次又惹到什麼厲害的角色了?”

彩蝶錯愕道:“你是讓我們所有人都去幫你嗎?”

江羽還是第一次讓她幫忙。

當然小白也是第一次,他扔下手中樹木,在山中瘋狂的捶打的自己的胸口:“謝天謝地,終於能出去喘口氣了!”

出去乾架這事兒,小白可比誰都樂意!

他實在厭倦砍樹伐木的工作!

可冇轍,誰讓它最弱呢?

正在參悟石碑的楚闌猛地睜眼,她站起身來,看著空中的江羽:“我也去。

九幽十分人性化,慵懶的打了個哈欠,道:“既然他們都去,那我就不去了,也給他們一點表現的機會。

江羽疾聲道:“所有人都得去!”

九幽道:“不是吧?本尊一出場,絕對是全場最亮的仔,掩蓋了他們的光芒可還行。

江羽神念一動,九幽頓時在草原上痛苦的翻滾幾圈。

“嗷嗷嗷......”九幽吼叫道,“我去,我去!”

江羽落於院前,神魂將楚闌和大黑包裹:“瀾姐,我帶你進出骨罐空間時,你不要有任何地方的念頭。

楚闌點頭,他是無條件信任江羽的。

旋即,他轉頭對彩蝶說道:“告訴大黑,彆反抗。

彩蝶輕撫著大黑的頭顱,輕聲道:“黑哥,放輕鬆,我們去去就回。

大黑表現得十分溫順。

在骨罐待久了,它身上的戾氣早就大不如前了。

神念一動,楚闌和大黑便率先從骨罐裡出來。

眼前突然多了一人一狗,王元熙大吃一驚。

剛要發問,隻聽得轟隆幾聲,九幽蟒,三眼金蟾和小白紛紛出現在骷髏塔周圍,壓塌了一片古建築,沙塵四起。

這三隻異獸還給自己的出場各自想了個十分響亮的口號。

九幽蟒:“九幽登場,天震地蕩!”

小白:“神猿臨塵,四海服臣!”

三眼金蟾:“咕,咕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