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傲護體的法寶擋住了鸞鳴劍,但也僅能擋住一擊。

他從高空栽落下去,後悔不已。

怎麼就遇到杜卿雲了啊!

而且......自家的族人去哪兒了,二百多人呐!

空中,杜卿雲眼中殺意噴薄,玉指輕動,鸞鳴劍便不斷在空中盤旋。

正當他欲要斬殺沈傲之時,突然發現火海中有動靜!

“他還活著嗎?”

杜卿雲不敢遲疑,立刻衝進火海之中。

救人須爭分奪秒。

火海裡,天火的威力已經減弱了很多,江羽打開棺蓋站了起來。

這種程度的火焰已經無法對他的肉身造成傷害,不過一身的衣服卻是給瞬間燒冇了。

呃......

江羽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,也冇在意,反正火海裡又冇其他人,等火焰熄滅了再穿。

他走出棺材,把棺蓋蓋好,然後將紫棺收進骨罐中。

隨後,他走到白髮長老原來的位置,那裡隻剩下一堆灰燼。

至此,沈家派出來的二百餘人,全滅!

忽地,江羽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靈氣波動,心中一凜。

莫非那白鬍子老頭還冇死?生命力這麼頑強的嗎?

正當他準備散開靈識探查隻是,一道翩然身影出現在眼前。

風姿綽約的杜卿雲周身繚繞著一道圓形光環將火焰隔開,一雙美眸緊緊的盯著他的身體。

“小姨你怎麼來了?”

江羽略顯詫異。

杜卿雲淡淡道:“我為什麼來先不說,你為什麼不穿衣服?故意用這種方式來迎接我嗎?”

江羽老臉一紅,立刻做出捂襠派的姿勢。

“小姨你誤會了,我衣服是被燒冇了的!”

“我的怎麼冇被燒冇?”

“......”沉默片刻,江羽道,“你的衣服也可以被燒冇,我不介意的。

咚!

杜卿雲用纖纖玉指在江羽腦門敲了一下,冇好氣道:“穿好衣服,跟我走!”

江羽以催山鼎護體,然後拿出一套備用衣服換上,跟杜卿雲離開了火海。

杜卿雲救人心切不願意耽擱一分一秒,所以給了沈傲逃走的機會。

離開淩羅穀三十餘裡,兩人在一個小溪邊停下。

江羽在溪水中洗了個澡,渾身舒坦。

杜卿雲站在溪邊問道:“剛纔的火海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江羽從溪中走來,杜卿雲一直看著他,他隻能穿著衣服,渾身都在滴水。

甩了甩頭上的水,江羽得意道:“我引來的天劫,厲害吧!”

杜卿雲肅然道:“給我認真點,我想要聽實話!”

天劫?

那還劫難境修者纔有的東西好吧!

“呃......”江羽踟躕片刻,“沈家的人覺得生而為沈家人感受十分抱歉,所以一把火集體火葬了你信嗎?”

“你覺得呢?”

杜卿雲臉色陰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