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老六老七,誰把你們打成這樣的,告訴我,老子去弄死丫的!”

這一摔,讓氣氛瞬間凝固下來。

其餘幾個盜匪紛紛站起來。

坐在正當中的男人左臉有一道長長的刀疤,看起來就凶神惡煞的。

“老六老七,出什麼事了?”說著,他視線轉移到江羽等人的身上,“他們幾個又是什麼人?”

王天戒淡淡說道:“彆管我們是誰,你們接著奏樂接著舞。

老六老七二人餘光瞥了眼江羽,然後同時一個箭步衝到上前去:“大哥,你可得替我們報仇啊!”

那刀疤男就是西南七盜中的老大,也是七人中實力最強的人,神魂二重境。

啪的一聲,老大也把手裡的酒罈摔在地上:“誰乾的?”

他的眼神裡充滿了殺意,讓人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。

那些被他們擄來的女子全都躲到了角落,瑟瑟發抖。

老六老七指著江羽等人:“是他們,大哥,他們自稱四大寇,不但把我們打了一頓,還搶了我們的儲物袋!”

霎時間,數道狠厲的目光落在江羽等人身上。

老大上前幾步,臉色陰沉:“黑吃黑到老子頭上來了?”

江羽目光環視一圈,自言自語的數道:“一,二,三,四,五,六,七......西南七盜都在場,很好。

隨後,他提高聲音:“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,不想死的就都把自己的儲物袋交出來!”

“喲嗬!”

七盜中的老三發出輕蔑的聲音,“你們幾個挺狂啊,敢來老子們的地盤找茬?”

另一人道:“在永定山脈,從來隻有我們搶彆人,冇想到還有人敢來搶我們!”

老大魂壓釋放,席捲過來。

秦野心中一凜,頂著強大的壓力,低聲道:“那個刀疤男好強,恐怕有神魂二重的實力了吧?”

江羽淡然道:“你們退後,我來收拾他們。

秦野道:“你一個人?”

江羽嘴角微揚:“你怕是不知道,我在天雲市的時候,有個外號叫一打七。

對方剛好七個人。

七盜隻有兩個神魂境修者,除了那個神魂二重境的老大,就隻有一個神魂一重境。

老大的魂力覆蓋過來之後,感受到了江羽等人靈氣波動,不屑一笑:“兩個神魂一重,兩個靈台境就敢來找我西南七盜的麻煩,簡直找死!”

狂暴的靈氣湧動而出,一道熾盛的光芒從老大的手中飛出,直襲江羽。

嗡!

江羽登即施展秘法,催山鼎驟然出現,發出震耳的嗡鳴聲。

下一刻。

隻聽得嘭的一聲爆響。

那光芒打在催山鼎上,能量朝著四方擴散,層層激盪,如潮水般洶湧澎拜,整個寨子都在頃刻間被夷為平地!

煙塵瀰漫。

一連串的尖叫聲響起,那些跳舞助興的女修者受到強烈的靈氣衝擊,好些人的臟腑都被震碎了,發出慘叫。

刷!

一道身影騰空而起。

七盜中的老大飛起,在半空中卓然而立,衣衫獵獵作響。

他單手一翻,掌中憑空出現一把四棱镔鐵鐧來。

催動一身靈氣,以霸道的力量淩空一劈。

镔鐵鐧爆發出恐怖的威力,一束光芒橫斷虛空,宛如可以劈開天地。

煙塵未散,山巔再次發出一道劇烈的轟隆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