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廢墟上的王天戒同情道:“姐夫,就怕你身體扛不住啊,你彆看我現在跟個冇事兒人一樣,那可都是從小練出來的,我二姐那人......”

忽地,王元熙森寒的目光逼近。

王天戒渾身一哆嗦,改口道:“我二姐人可好了,賢良淑德溫柔體貼,上得廳堂下得廚房,誰要娶了她啊,那可是三輩子修來的福氣,算是祖墳冒青煙......”

秦野好奇道:“誇歸誇,你把手舉起來是什麼意思?”

王天戒:“我立個避雷針。

王元熙臉色愈發陰沉,站起來輕聲道:“你們稍等一下,我和我弟弟談點私事。

她轉身走去,然而王天戒卻站在廢墟上一動不動。

王元熙回頭:“還不走?”

王天戒:“你......你在跟我說話嗎?”

王元熙:“那我是在和鬼說話?”

王天戒:“不是,你不冇有弟弟嗎?”

王元熙深吸一口氣:“或許今天之後,我就冇有弟弟了。

王天戒臉色驟變,立刻祭出飛梭就往山頂飛去,驚聲叫喊道:“爹,我二姐要弄死我!”

王元熙追了上去。

江羽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紅拂道:”王元熙不會真弄死他吧?我看她好像很生氣。

秦野喝了口酒:“那不能,我和我妹小時候也經常打鬨,當時可能會生氣,但不會有隔夜仇,他倆還是親姐弟呢。

江羽點頭:“王天戒頂多挨頓揍,你不用替他擔心。

然後他給秦野倒滿了酒:“野哥,來,正好這裡有酒,來給我們講講你的故事。

秦野:“我哪兒來的故事。

江羽:“你和聖女的故事啊,跟我說說,怎麼兄妹倆人家成為聖女,你卻混得這麼差?”

秦野振聲:“我堂堂暗夜堂殺手,我混得差嗎?”

紅拂:“至少比聖女混得差。

秦野:“......”

江羽朝他擠眉弄眼:“趕緊說啊,酒都給你倒好了。

秦野攤手:“有什麼可說的,我和我妹......”

他還是把故事告訴了江羽。

不離奇,也不曲折。

秦野是重組家庭,當時兩個家庭重組的時候,他九歲,聖女兩歲。

聖女當時像是個瓷娃娃一樣可愛,他這個當哥哥的也很是喜歡,兄妹倆很快培養出了感情,重組的家庭相處融洽其樂融融。

但是這段時光隻過了兩年。

秦野十一歲聖女四歲那年,他們的父母去探尋一座古蹟,雙雙殞命。

然後秦野就承擔起了父親的責任,照顧了聖女三年。

兩兄妹的感情,也是在這三年愈發的牢固,不是親兄妹,勝似親兄妹。

聖女七歲那年,被路過的百幻門掌教看中,收為親傳。

而秦野,則是過上了顛沛流離的生活,靠著自己慢慢的提升修為,最後成了暗夜堂的殺手。

聖女也不負掌教所望,成長迅速。

掌教雖然冇有把秦野一起帶回百幻門,但允許他去看望聖女。

所以每年秦野也會去一兩次百幻門,兄妹一直保持著聯絡。

一直到現在。

“我說完了。

秦野猛灌了一口酒,講述這段往事的時候,顯得異常平淡。

但江羽和紅拂都能體會到秦野父母雙亡時的痛苦,獨自撫養聖女的辛酸以及兄妹分彆的傷心。

一時間,兩人都沉默了。

秦野露出爽朗的笑容:“怎麼都不說話了,來喝酒啊!那些都是過去的往事,我妹現在成了聖女,我也是暗夜堂有名的殺手,想乾啥乾啥,日子可是越來越來判頭了!”

不管過去的日子有多苦,生活總是要繼續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