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紅拂驚訝的看著江羽。

可以啊你,居然還在追求王家二小姐!

江羽眼神肅然,淡淡道:“抱歉,我們不認識江無敵。

秦野麵具下的嘴角微揚,露出笑意,小樣還不好意思承認!

王天戒盯著江羽打量片刻,拱手道:“那就不耽誤幾位了。

“告辭!”

江羽躬身,轉身就走。

忽地,隻聽得王天戒一聲大喊:“二姐你怎麼來了?”

聞言,江羽猛地回頭。

可身後,除了一臉陰笑的王天戒,哪有王元熙的影子?

王天戒得意的笑道:“還跟我裝?”

江羽: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

王天戒猛撲過去:“把麵具給我摘下來!”

砰!

江羽靈氣激盪,直接把王天戒震飛了出去。

啪嘰!

王天戒摔了個狗吃屎。

王天戒站起來,揉了揉屁股。

秦野瞪眼道:“你丫臉朝地揉屁股乾啥?”

王天戒瞥了他一眼:“我樂意你管得著嗎?”

旋即,他把視線轉移到江羽身上:“彆藏了,我都認出你來了。

江羽淡定道:“抱歉,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

王天戒仰望天空,自言自語般的說道:“這樣啊,最近咱家裡讓我二姐嫁給許騰飛的聲音是越來越多了,聽得我都有些動搖了呢,一直也找不到我二姐夫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某個地方偷摸掛了,唉......總不能讓我二姐夫守活寡啊,許騰飛這個人也還不錯,算了我還是回去勸我二姐換個對象吧......”

說罷,飛梭飄動,扶搖直上。

啪嘰!

江羽猛然出手,抓住王天戒的腳踝把他給拽了下來。

王天戒一屁股摔在地上,站起來揉了揉臉。

秦野瞪眼:“臥槽你咋又揉臉了?”

王天戒:“我樂意你管得著嗎?”

旋即再次盯著江羽:“拽我乾嘛,摔我兩次了,真當我王天戒好欺負?”

江羽無奈的摘下麵具:“滿意了?”

王天戒哈哈大笑:“就知道你是我二姐夫,還跟我這兒裝呢!”

江羽問:“怎麼看出來的?”

王天戒:“還用看?二姐夫你一身王霸之氣側漏,想認不出來都難啊!”

一旁的紅拂:“堂堂王家少主居然也會拍馬屁?”

秦野給江羽使了個眼色:“他罵你王八呢。

王天戒道:“二姐夫,這人誰啊,咋這麼欠?”

秦野也緩緩摘下麵具,一臉不爽道:“咋地不認識我了,難道我身上就冇有王霸之氣?”

“是你!”

王天戒自然記得他,認出來後淡淡說道:“恩,你身上的王八之氣也挺重的。

秦野略顯得意:“過獎。

“二姐夫?”紅拂總算注意到這個稱呼了,驚訝道,“你不是王家二小姐的追求者嗎,怎麼突然變二姐夫了?”

紅拂驚愕,他是王家的女婿?

背靠王家這個龐然大物,怎麼還出來當殺手?

江羽糾正道:“隻是準女婿而已,我和元熙有婚約,但尚未成婚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