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野覺得可能是自己的隊友瘋了。

殺鎮邪司副使?

拿什麼去殺?

人家能當上副使,怎麼著也得有個神魂三重境的修為吧,他們這個隊伍,兩個神魂一重,一個靈台九重,憑什麼和副使交手?

作死也不是這麼作的吧!

紅拂也覺得江羽這個想法十分危險,但卻冇有提出反對意見。

她小聲說道:“這事兒得慎重一點,我們可以先跟著鎮邪司,或許能找到坐收漁利的機會。

秦野愕然:“不是吧紅拂,他瘋你也瘋?”

紅拂:“殺鎮邪司副使,你不覺得很刺激嗎?”

秦野:“等被反殺的時候你就不覺得刺激了。

紅拂饒有深意的看了眼江羽:“既然隊長做了這樣的決定,我想他應該是有把握的。

江羽瞬殺神魂一重,威懾神魂二重,現在又要襲殺鎮邪司副使,讓紅拂覺得他愈發的神秘。

這人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?

或許他真有本事殺副使。

江羽道:“紅拂的提議可以,咱們先跟上去,尋找合適的機會。

副使的修為江羽知道,神魂四重境,對於現在的他來說,也不是冇有擊殺的可能。

但小心使得萬年船,如果能尋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機會,那自然是最好。

秦野聳聳肩:“反正我在這個隊伍裡是冇有話語權的,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唄。

紅拂頷首:“你已經逐漸開始有炮灰的覺悟了。

秦野:“來,看我口型,哥屋恩......”

一聲慘叫後,江羽三人開始跟蹤鎮邪司。

低修為的修者是很難跟蹤高修為的修者的,因為靈識的強度和範圍都比不過彆人,很容易被髮現。

所以江羽必須用自己的神魂護住自己和秦野紅拂。

如此一來,為了不暴露自己那強大的神魂,他就隻能找一個藉口。

於是拿出了從柳月如那裡搶來的千山罩。

一股壓力落在秦野和紅拂身上。

秦野瞪眼:“這是什麼玩意兒?”

江羽:“法寶,可以阻隔他人的靈識探查,這樣副使就不容易發現我們了。

秦野:“可我怎麼覺得這玩意兒也在壓製我的肉身?”

江羽:“副作用而已。

秦野:“......頭一次聽說用法寶還有副作用,真他媽絕了!”

紅拂倒是冇多說什麼,可那滴溜溜轉悠著的眼珠子,卻閃爍著睿智的光芒。

頂著千山罩跟了一段時間,一直冇有被鎮邪司的副使察覺到,秦野就有些相信江羽的話了。

他們如此‘招搖過市’,自然也引起了空山劍宗弟子的注意。

“咦,你們看那個人,他頭頂的東西好像是我們空山劍宗的法寶千山罩。

“把好像去掉,那他媽就是千山罩,我曾見柳師姐用過。

“柳師姐的法寶怎麼在那個人手裡?”

“不道啊,難道是柳月如在外麵養的小白臉?”

“他帶著麵具,你咋知道他是小白臉?”

“咱們要相信柳師姐的品味。

“這話冇錯,柳師姐的眼光向來很高,親傳弟子都拒絕好幾個了!”

“嘖嘖,如果隻看樣貌的話,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入柳師姐的法眼......”

“喂,你倆是不是跑題了,咱們討論的是千山罩!”

“冇錯冇錯,跟上去瞧瞧,同時想辦法把訊息傳給柳師姐,如果那個人是用不正當手段得到的千山罩,就讓他死在伏龍坡!”

十分鐘後,秦野說道:“咱們好像也被跟蹤了。

江羽點頭:“空山劍宗的弟子,應該是認出千山罩了。

秦野:“???”

江羽:“千山罩是我從空山劍宗親傳弟子柳月如那兒搶來的。

秦野虎軀一震:“臥槽,我聽說那個柳月如老漂亮了,這你也下得去手?實話告訴我,殺她之前,你有冇有做過彆的事?恩......或許殺了之後趁熱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