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空而立,衣袂飄飄。

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的天坑,王惠的臉色陰沉至極。

“你們......”

王惠咬牙切齒的盯著坑中江羽三人。

江羽三人見到王家神魂境高手之後,也是停止了對妖族屍骨的尋找。

“我王家不是讓你們來搗亂的!”王惠怒斥一聲,然後俯身衝下。

停在金三等人麵前,她冷冷道:“告訴我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她冇問江羽三人,因為知道問了也白搭,江羽他們肯定不會說實話。

金三等人皆單膝跪地行禮。

金三弱弱道:“回長老,我們,我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這裡突然就發生了地震,長老,坑裡出現了很多妖族屍骨,會不會......地底會不會有活著的妖族大能?”

他們想不到山崩地陷是江羽引起的,所以不免產生這種懷疑。

否則好端端的地方,怎麼就突然塌陷了呢?

“妖族屍骨?”

王惠眉色一凜,旋即飛入坑中,懸空而立,體內靈氣宛如江河崩騰。

巨大的力量席捲四方,隻見坑中土石瞬間狂亂飛起,一具具妖族屍骨,也隨之在空中飄動。

這一幕,再次讓人驚駭。

因為空中飄動的屍骨,少說也有三百具!

轟!

當王惠靈氣內斂之後,土石與屍骨轟的一聲掉落下去,揚起漫天灰塵。

江羽等人早就跑到了天坑上邊。

秦世荒看著王惠:“牛啤牛啤,神魂境高手就是厲害,分分鐘找了幾百具屍骨出來!”

江羽很是眼饞,可王惠都來了,他是一具骨架也彆想再帶走了。

發現眾多妖族屍骨後,空中另外兩位神魂境高手也是露出驚駭的表情,對視一眼,異口同聲道:“妖族亂葬崗?”

王惠抬頭看著他們,吩咐道:“你們立刻去營地調派人手過來,這個地方必須要進行封鎖,對了,把訊息傳回家族,讓家主再增添一些人手來。

她的表情頗為凝重。

空中兩位神魂境高手應了一聲,然後飛向營地去。

交代完,王惠緩緩移動到江羽他們麵前,離地一丈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。

秦世荒背心冒起了涼氣。

麵對神魂境高手,他表示壓力山大。

江羽和吳良就要鎮定許多。

王惠目光犀利如刀,江羽緩緩抱拳拱手:“王惠長老有話跟我們說?”

王惠:“我現在以王家長老的身份,暫時收回你們的開采權。

吳良當時就不乾了:“你說收回就收回,你算老幾?”

江羽也不滿道:“長老,這權利雖然是王家賦予我的,但你要知道,這個礦脈是我江羽為你們王家奪回來的,過河拆橋是王家的行事風格嗎?”

王惠冷冷道:“少給我扣高帽子,此地出現突發情況,我有權做出任何決定,現在,交出你們的令牌,離開此地!”

麵對這位不知道是神魂幾重境的高手,江羽也不敢太過造次。

而且畢竟是王家的人,還得要給未婚妻幾分麵子。

於是老老實實的交出了令牌,轉身毫不猶豫的離去。

說實話,這二十多天的時間,他們的收穫已經很大了。

悟道樹成長了不少,靈源也各自挖了一千多斤,在王惠到來之前,江羽也撿了六十多具妖族屍骨。

而且就算王惠不趕他,他也得離開一段時間了。

三人不做逗留,迅速遠離百縱山脈,但跑出幾十裡地,突然發現有人在跟蹤他們!

不是彆人,正是王惠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