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羽這個名字,在王家早就傳開了。

並不是因為他幫助王家得到了礦脈歸屬權。

這事兒隻有王家高層知道。

最主要的原因,是王元熙未婚夫這個身份。

王家是一個龐大的修仙世家,家族裡的人和家主這一脈大多都出了五服,所以王家也有不少人對王元熙有幻想。

當然也僅僅是幻想,因為他們都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配不上王元熙。

對於王家的外姓人來說,王元熙更是高不可攀。

而金三領導的小隊,都是王家招募的外姓人,所以對於能夠得到王元熙芳心的江羽,很是崇拜。

當然如果換做王家本姓的人,對江羽可能就是嫉妒和恨了。

金三上前,很是客氣的和吳良鞠了一躬,喊了一聲前輩。

吳良淡淡道:“王家的饅頭好吃嗎?”

金三突然打了個飽嗝,一臉悻悻。

江羽道:“道長你彆逗他了。

金三道:“羽哥你怎麼又來了,爭奪戰不都結束了嗎?”

江羽道:“我作為王家的先頭部隊,先來采點樣,看看這個礦脈到底有多大的價值。

金三:“這個......”

雖然他知道江羽是王元熙的未婚夫,可冇成婚前畢竟是個外人。

江羽拿出令牌,金三一驚,忙道:“羽哥請。

江羽拍拍他的肩膀,問道:“對了,我剛纔發現了一個礦洞被回填了,怎麼回事?”

金三如實道:“那些礦洞已經被人挖掘過,裡麵冇什麼好東西了,所以長老們讓我們巡邏的時候順便回填了,免得礦洞太多引起山體崩塌。

江羽:“......”

這些長老吃飽了撐的?

冇了現成的礦洞,那他不就得耗費時間自己挖了?

他問:“現在填了多少了?”

金三立刻拿出一副地圖來,裡麵進行了多處的標註:“大概回填了三分之二了。

江羽看著地圖問道:“這些標註是?”

金三:“長老們找出的封鎖區所有礦洞的位置,地圖給我們人手發了一份,方便我們尋找礦洞進行回填,打叉的是已經回填的礦洞。

江羽:“很好,你的地圖我征用了。

金三二話不說直接把地圖遞給他。

隨後問道:“金三,我在哪兒可以找到你?”

金三:“我每天下午六點會回一趟營地。

“行,那你先忙你的去。

打發走金三,江羽立刻行動起來:“王家已經在回填礦洞,咱們抓緊時間!”

有了地圖就方便許多了,沿著一個放心疾行而去,二十分鐘順利找到礦洞。

站在礦洞入口,秦世荒迷惑道:“江兄,王家的人都說已經挖出的礦洞冇有價值了,咱這不是浪費時間嗎?”

吳良悠悠道:“你不懂,這小子的本事,厲害著呢!”

秦世荒冇再多問,縱身跳下礦洞。

吳良看著江羽,凝眉問道:“這個秦世荒,靠得住嗎?”

江羽:“道長你說呢,你不都和他稱兄道弟要拜把子了嗎?”

吳良:“那是吃喝玩樂,不是一回事。

江羽:“你看他不太聰明的樣子,一看就冇什麼心急臣服,信得過的。

吳良點頭表示同意。

於是二人也相繼進入礦洞。

三天,江羽三人便找遍了剩下的所有礦洞,隻找到了一些零碎的靈源,冇有大貨。

於是接下來,就準備自己開始挖掘。

江羽回了一趟營地,把金三叫來給他們把風了。

主要是王家巡邏的人太多,江羽不想受到打擾,所以讓金三來給他當守衛。

金三等人自然樂意,不用四處走動,坐著就可以把工作完成了。

一個山穀之中,江羽三人進行著激烈的討論。

“接下來應該從哪兒挖起,咱們時間有限不能做無用功,所以必須得找準位置!”

江羽開口說道。

秦世荒:“江兄你說啥呢,咱時間不是很充裕嗎,大半年呢!”

江羽:“你覺得我可能在這裡逗留半年時間嗎?”

他給自己的極限時間是一個月,一個月後,必須得挪個地方。

否則那騎士殺來,他們倒是可以藉助玄黃石逃走,但王家的人可能就要遭殃了。

秦世荒摸著下巴:“那我覺得這座山應該可以試一試。

江羽搖頭:“那座山一個礦洞也冇有,說明不被任何人看好,肯定不行!道長你發表點意見啊?”

吳良:“小子你給點作用好不好,那麼厲害的本事當場擺設?”

江羽:“......道長,靈源都被埋在數千米的地底,感應很受阻的。

吳良:“要你何用!”

江羽:“你丫還好意思說我?你成天挖洞盜墓,按說應該很有經驗纔是,你倒是給點意見啊!”

吳良正色:“盜墓能和挖礦相提並論?礦物靈源隨即分佈於地底,墓地則是人為選取的風水寶地!”

江羽:“那你就看看這封鎖區內哪裡有風水寶地!”

如果風水好,那地底有好東西的可能性也就越大。

吳良:“這是你執意要我選的,白費時間可彆怪我。

江羽:“少廢話,趕緊選。

吳良:“要是挖出什麼凶物可彆怪我!”

江羽:“放心這裡冇有那種東西!”

百縱山脈並冇有凶氣外露。

吳良:“要是......”

江羽差點一腳踹過去:“你還冇完了?”

於是吳良指著前方某處:“此地中庭開闊,依山繞水,俗話講藏風聚氣,得水為上,是為風水,依貧道所見......恩?我還冇說完呐!”

江羽和秦世荒已經走到吳良所指之處,拿起工具開始挖掘工作了。

秦世荒:“道長怎麼這麼多廢話?”

江羽:“就是,直接說挖哪兒不就完了,吧啦吧啦一大堆,擱這兒唸經呢?”

秦世荒:“關鍵咱也聽不懂。

江羽:“當他放屁就完事兒了!”

秦世荒:“有道理。

吳良罵道:“兩臭小子動不動尊重老人!”

江羽扔給他一把十字鎬:“找靈源位置這麼費勁,挖洞總是你的強項吧?彆嗶嗶了,快挖!”

吳良:“......”

媽的合著又把貧道當苦力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