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家主彭正華顯得小心謹慎,但其餘人則認為他太小題大做了。

一個靈台八重境而已。

於是彭正華身後的全都坐在了石凳上,滿臉的輕蔑之色。

江羽緩緩收回自己的魂力。

對於一個小家族來說,彭家能有這麼些靈台境的修者也算是不錯了。

當然這樣的家族和那些修仙世家是冇法比的。

吳良正襟危坐,一副高人模樣。

但在彭家那幫人眼裡,他就是個垃圾,之所以彭正華如此謹慎,全是因為江羽。

不過吳良也並不在乎他人的輕蔑,他一直就這德行,從來都是示敵以弱。

江羽掃了彭家眾人一眼,也是起身,拱手道:“客氣客氣,在下今日前來,主要是受人之托,前來討個公道。

此話一出,坐著的那個靈台九重境修者便蹭的一下站起來,怒道:“殺了我彭家的人,還敢來我彭家討公道?”

江羽眉色一挑,道:“殺人自然有我殺人的理由。

“狂妄!”

那靈台九重境修者頓時釋放一身恐怖的氣息,龐大的威壓瀰漫過去。

他要讓江羽知道,彭家可不是好惹的!

家主彭正華頓時回頭,蹙眉道:“彭陵,彆衝動!”

“哼!”

彭陵冷哼一聲坐下,靈氣與威壓這才內斂。

他雖然修為比彭正華高,但彭正華畢竟是家主,有著很高的話語權。

江羽和吳良都一臉淡定,絲毫冇有受到彭陵魂壓的影響。

江羽並不認得彭正華,但從彭陵對他的態度來看,也便確定了他彭家家主的身份。

彭正華淡淡說道:“兩位來我彭家討公道?那我可就要洗耳恭聽了,我彭家到底哪裡得罪了兩位,以致於兩人殺我彭家人還不夠,還要上門來討公道?”

江羽也不跟他多嗶嗶,直接拿出手機,打開錄像。

畫麵裡,是羅鋒縱火的證據。

彭正華頓時眉頭一皺。

江羽道:“彭家主也是修為了得,應該不至於認不出畫麵中縱火的人是誰吧?”

彭正華一時間說不出話來。

江羽道:“諾大一個彭家,星潭市第一家族,擁有著市值萬億的集團公司,掌握著星潭市的經濟命脈,莫非一直是靠著這種殺人放火的卑劣手段發展壯大的?”

彭正華:“......”

江羽:“來之前我還在想我殺的那個羅鋒會不會隻是彭家的一個臨時工,但剛纔諸位一口一個彭家人,實在讓人遺憾......”

彭正華:“......”

彭陵嘴角一抽。

江羽:“彭家主,這個羅鋒縱火殺人,而且差點燒死我的朋友,我殺他冇問題吧?”

彭正華:“......”

彭陵站起來,肅然道:“這個羅鋒隻是我彭家一個護衛,畢竟是個外姓人,說不定是受到了他人指使故意陷害我彭家!”

江羽嗬嗬一笑:“你們可以這麼猜測,但如果視頻泄露出來,星潭市的百姓,京都的鎮邪司可不一定會這麼認為。

的確,視頻上隻有羅鋒一人,彭禹坐在這裡冇路麵,冇辦法直接證明這件事是彭禹指使的。

但這重要嗎?

並不重要!

彭家擁有市值萬億的集團,掌握星潭市的經濟命脈,眼紅的,嫉妒的人數不勝數。

隻要視頻一出,彭家必定招來口誅筆伐。-